您的位置: 資訊頻道 >> 政策法規
一個月遲到5次, 扣1000元合理嗎?
政策法規
2020-08-07    作者:勞動報    來源:勞動報 6491

      據報載,近日南京市江北新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執法總隊接到某房產中介公司員工小朱的投訴,反映單位隨意制定規章制度克扣員工工資。

  經調查,小朱在某房地產中介公司干了一個月,工資共計2500元,在離職時卻被公司扣除1000元。執法隊員隨后聯系該單位負責人,負責人表示因為小朱在一個月期間遲到了5次,按照公司的規章制度,每遲到一次扣200元,因此共扣除了1000元。


  對此,執法隊員向該單位負責人進行法律法規宣傳教育,公司對違反規定的員工進行適當獎懲有利于提升管理,但必須以不違反國家法律為前提。根據《江蘇省工資支付條例》有關規定:用人單位扣除勞動者當月工資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應發工資的百分之二十。公司的做法已經違反了國家法律,同時執法隊員也提醒負責人換位思考,辛辛苦苦工作一個月,到頭才拿1500元的工資,換做自己作何感想。

  最終,該單位負責人意識到存在的問題,經與小朱協商,決定扣除200元全勤獎,并返還給小朱800元工資,小朱對此表示認可。7月28日,投訴人小朱致電執法總隊,對執法隊員的協調處理表示感謝。

  根據《江蘇省工資支付條例》第十二條,勞動者違反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規章制度,被用人單位扣除當月部分工資的,用人單位支付給勞動者的工資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用人單位扣除勞動者當月工資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應發工資的百分之二十。

  小朱一個月工資共計2500元,扣除當月工資的部分不得超過當月應發工資的百分之二十,即扣除部分不得超過500元。另外目前南京市月最低工資標準調整為2020元,所以盡管小朱在一個月內遲到了5次,但是用人單位至少應支付其當月工資2020元,只支付其1500元顯然是不合法的。

  如果此案發生在上海,用人單位的做法同樣是不合法的。雖然上海沒有規定勞動者違反勞動紀律或規章制度,但企業降低其工資的,用人單位扣除勞動者當月工資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應發工資的20%(《上海市企業工資支付辦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扣除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工資的20%”,指的是“勞動者因本人原因給企業造成經濟損失,企業依法要其賠償,并需從工資中扣除賠償費的”),但是《上海市企業工資支付辦法》第十七條規定:“勞動者違反勞動紀律或規章制度,企業降低其工資的,降低后的工資不得低于本市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蹦壳吧虾5淖畹凸べY是2480元。


  需強調,勞動者違反勞動紀律或規章制度,企業降低其工資的,降低后的工資不得低于本市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這是硬性規定;但是不能反過來說,只要勞動者當月工資不低于最低工資標準,即可隨意降低違紀員工的工資。對于違紀職工進行經濟處罰,一定要結合具體情況進行考量。

  首先,職工必須存在違紀行為,即在主觀過錯方面,表現為故意。如果勞動者確因無法預見、無法克服的特殊原因而遲到的,一般不能按違紀處理。如最近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的新員工李偉浩入職第一天,就因上班路上救助路人而遲到,完美體現了醫護人員的職責,不但沒有受到處罰,反而獲得很多“點贊”。所以用人單位發現有職工遲到等現象,應及時了解情況。如確實存在特殊原因的,應實事求是做出處理;如確實屬于職工違紀的,也能起到提醒、教育的作用。

  其次,在客觀方面,職工表現為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企業因職工遲到而降低工資的,規章制度中還應規范相應的數額或計算方法,且應公平合理,降低后的工資不得低于最低工資標準。相關規章制度還應當經職工代表大會或者全體職工討論,提出方案和意見,然后與工會或者職工代表平等協商確定。用人單位應當將該規章制度進行公示,或者告知勞動者。如果在職工違紀發生之后,再出臺相應的規章制度,則不能作為處罰職工的依據。

  本案中,小朱一個月工資2500元,折合1天工資才100多元,遲到1次就要扣200元,遲到扣除的錢,竟然超過工作1天的工資,這怎么可以呢?就是說,公司如此降低他的工資,即便他的當月工資達到了最低工資標準,也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實踐中,還有的用人單位規定:職工晚于上班時間30分鐘內到崗的視為遲到,晚于上班時間30分鐘外到崗的屬于曠工;一個月內累計遲到及早退達5次,計曠工1次,這種規定是否合理呢?

  上海還真發生過這樣的勞動爭議案。上海法碼康數據管理有限公司在《員工手冊》中規定:“遲到或早退,每次扣發10元;一個月內累計遲到及早退達5次,計曠工1次,并扣除300%的工資!甭毠べZ婷婷2013年9月份共計10次遲到。2013年10月11日,公司向賈婷婷發送電子郵件:“為嚴肅出勤紀律,規范公司規定,依據《員工違紀處理制度》的規定,給予員工賈婷婷記過處分一次(計5分),合并缺勤扣款和獎懲罰金,扣罰當月薪資3000元,以此懲戒……”。后賈婷婷經過勞動仲裁,向長寧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公司返還2013年9月工資扣款3000元。

  長寧法院認為,雖然職工存在遲到行為,但當日仍提供了勞動,用人單位按曠工處理顯然不合理。本案中公司以5次遲到合并計算曠工一次并扣除300%的工資,更是缺乏法律依據。根據該公司員工手冊規定,遲到或早退,每次扣發10元,該規定尚屬合理,故對于賈婷婷2013年9月遲到10次,以扣款100元處理更為妥當。最后長寧法院判決上海法碼康數據管理有限公司返回賈婷婷2013年9月工資扣款人民幣2900元。

  不過,如果扣除賈婷婷的這3000元是“全勤獎”,則另當別論。還有本文開頭案例中,假設小朱每月工資2500元,當月他只遲到1次,但是公司按照依法制定的規章制度扣除他200元“全勤獎”,可不可以?恐怕也未嘗不可。但是如在上?赡芫筒恍辛,因為上海的最低工資標準就有2480元,怎么可以只發2300元呢?(文 周斌 攝 貢俊祺)

上海十一选五今日一定牛